轴承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SKF加盟WWF气候拯救者计划 开拓100亿“绿金”市场

SKF加盟WWF气候拯救者计划 开拓100亿“绿金”市场

  “现在上海骑自行车的人,相比十年前少了很多,这是很可惜的。在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骑自行车的人每年都在增加,而开车的人越来越少。” 瑞典人艾澜德 (Erik Nelander) 在上海生活了多年,作为百年跨国企业瑞典斯凯孚(SKF)集团的中国区总裁,他时常在留意节能减排问题。

  而这也是SKF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做出的战略判断:SKF近日宣布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就气候拯救者计划结成合作伙伴关系,并提出了全新气候策略。即从SKF自身运营、供应商管理、物流运作和客户解决方案等方面设立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具体目标。其中在客户解决方案方面,SKF推出了超越零(BeyondZero)产品和解决方案组合,以帮助客户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益,同时实现环保生产。

  “我们的全新气候策略分为两个目标,一方面是减少SKF及其供应商的活动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即我们如何降低能耗,另一方面是为客户创新和提供具有增强环保性能特点的新技术、产品和服务,即帮助他们降低能耗。” 艾澜德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称。对何谓“超越零”?“零”是什么含义?艾澜德解释,“这就像是一道算术题,我们总体对能源的使用,减去我们从自身降低的能源消耗,再减去我们帮助客户使用的能源消耗,这应该是一个负数,这对环境来说是积极的影响。”

  气候拯救者计划始于1999年,是一个众多全球领先企业与WWF共同参与的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项目。

  像诸多欧美日跨国企业一样,SKF加入气候拯救者计划,不仅在企业自身节能减排上投入精力,更想在节能减排领域开拓商业机遇。

  艾澜德表示,SKF将增加超越零组合产品的收益,从2011年的25亿瑞典克朗提高到2016年的100亿瑞典克朗。

  全新气候应对策略

  在SKF的全新气候策略中提出,截止2016年,该集团将降低5%的总能源消耗量,使其低于2006年水平。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逐年减少5%的单位产量能耗。

  按气候拯救者计划要求,加入者新设立的目标必须高于公司先前宣传的目标,使公司在温室气体减排领域始终领先于竞争对手。但SKF策略中只见能耗降低目标,而没有碳排放减少指标,且5%的目标似乎也并不积极。

  “我们设立的目标是现实的,但也很具挑战的。这个目标是我们和WWF双方协商得出,我们希望这个目标可以反映出我们在各个国家、各种能源的使用中实现。这是适合我们作为全球性公司的指标。” 艾澜德对本报记者表示降低能耗等于减少碳排放,“我们认为5%的指标是可持续性的,如果指标过高,很难长期延续。”

  同时,SKF也提出了自身物流方面的减排目标:截至2016年,所有斯凯孚物流服务管理下的运输需每公吨/千米减少30%的二氧化碳排放,使其低于2011年水平。

  除自身经营,SKF还试图对其供应商给出环境约束指标。即截至2016年,所有SKF能源密集型供应商须获得全新能源管理标准ISO 50001认证。

  “我们需找到达到此认证的供应商,同时也会积极帮助、指导我们现有的供应商去获得这个认证。但如果他们始终不能达到标准,那么我们将认为他们无法与SKF一起对环境做出应有的承诺。”艾澜德表示,但这项标准是2011年下半年推出的,是非常新的。全球获得此认证的公司目前还非常少,现在SKF的供应商均未获得该认证。

  “这个指标要求还刚刚开始,这关系到我们自身和供应商的经营上的变化,是长期的任务,并非一蹴而就。在这个过程中,SKF希望和我们的供应商一起努力进步。” 艾澜德称。

  对上述减排指标完成情况,艾澜德称表示会聘请独立的统计机构KPMG(毕马威)做审计及评估,“我们在全球的工厂,每月都会进行统计。”

  “超越零”解决方案收益或超4倍

  全球气候变化不仅带来节能减排的约束,更是意味着一个巨大的市场契机。和诸多跨国公司一样,被喻为“隐形冠军”企业类别的SKF也瞄准了这一市场空间。

  “大家都知道SKF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减少摩擦,因此你可能会问现在有什么不同。”SKF集团全球总裁汤姆·强斯顿(Tom Johnstone)对记者表示,通过环境研究、生命周期评估和案例研究,SKF正在开发一个计算环境影响的方法,更重要的是SKF给客户及客户的客户提供环境节约解决方案。其次,SKF正在使用这个方法计算温室气体排放,特别是客户使用我们的产品时减少的碳排量。

  轴承作为汽车和工业设备的基础性构件,SKF试图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挖掘节能减排市场空间,即推出超越零(BeyondZero)产品和解决方案组合。

  “BeyondZero概念不仅有助于减少我们的经营活动对环境的负面影响,而且还有助于为行业创新和开发节约能源及具有其他环境益处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汤姆表示。

  比如汽车领域,SKF推出轻型轮毂轴承单元,并对使用该产品的客户,核算了减排图景:若使用4个SKF轻型轮毂轴承单元,轻型商用车每行驶一千米将减少0.25克二氧化碳。假设年度里程数为14,500千米,则每年减少3.6千克二氧化碳排放量。换言之,若一百万辆车采用该解决方案,每年可减少3,600公吨二氧化碳排放量。

  “根据国际能源署(Walking the Torque,2011)的统计,电机驱动系统(EMDS)消耗全球40%以上的发电量。” 汤姆表示,如果所有新1-50HP电动机以SKFD的能效型深沟球轴承代替标准设计,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90,000公吨。

  除了上述产品,“超越零”产品及解决方案还包含着十几项名录,并详尽地给出了使用该解决方案后减少碳排放量的数据。由此看出,SKF对节能减排领域充满了预期:SKF最新气候策略显示,将增加超越零组合产品的收益,从2011年的25亿瑞典克朗提高到2016年的100亿瑞典克朗。

  目前SKF的市场份额欧洲市场占44%,北美19%,拉丁美洲8%,亚太18%,中东与非洲1%。艾澜德表示,SKF在超越零组合方面的收益,中国的增长肯定会超过全球增长的平均值。

  “在推广这些产品的时候,我们会有非常清晰的标准,比如说生命周期管理,就能明显证明我们总体是降低能耗、提高效率的。” 艾澜德表示,超越零产品的发布也不是一次性的,我们会不断开发帮助客户降低能耗的产品。

  尽管节能减排已形成共识,但在一定期间内,SKF这类产品具有价高等不利因素,加之全球宏观经济不乐观。因此,这类解决方案的市场推广前景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从短期来看,购买便宜的轴承,可以省下一笔钱,但是后续的维护和运转的消耗会很大。而使用高能效产品,从长期来看,还是经济的,并且对环境的不利影响也小。”艾澜德对记者表示,在欧洲的一些老工厂里,经常可看到一些高效的机器,使用了十多年甚至几十年还运行良好。而在中国,产品的更换速度很快,“延长产品的寿命,让现有的产品发挥作用,重复使用,能节省很多的环境损耗。”

  “尽管短期内经济的起伏会影响市场,但是从长远来看,使用节能、高能效的产品将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艾澜德自信SKF的战略选择,并称“我们对中国市场非常有信心。一些中国本土的企业未来会走向世界,成为国际化的企业。”

  艾澜德的自信,已体现在SKF在中国的投资举动中。9月11日,SKF宣布在上海嘉定成立新的斯凯孚园区,以支持其在中国和亚洲的成长。该项投资包括建立一家生产乘用车轮毂轴承的新汽车工厂,将全球技术中心中国(GTCC)、解决方案工厂以及SKF学院搬迁和扩展到新的园区内。新园区土地、新工厂建设的投资以及技术中心的搬迁费用大约为7亿瑞典克朗。

  9月14日,SKF与宝钢集团签署了第三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通过提供诸如生命周期管理及综合性维护解决方案等管理工具,SKF将会帮助宝钢集团节约能源、减少排放量以及降低总体拥有成本,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